丝瓜视频影片

“玫瑰,我要跟谈笔生意。”

叶天那双漆黑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玫瑰,“我需要帮找个人。”

“没兴趣。”

玫瑰扫了眼叶天,转身就想走人。

“既然玫瑰老板没兴趣,看来我得让朋友跑一趟深谷学校了啊!”

还不等玫瑰迈出脚步,耳畔又是传响叶天那轻描淡写的声音。

玫瑰脸色顿时大变,猛地转过身来,美眸死死盯着叶天,面容涌现一抹冷意。

她刚准备开口,余光却又是瞄见那几个二代祖,沉声道:“跟我来!”

叶天嘿嘿一笑,得意地扫了眼几个二代祖,跟在玫瑰的身后走进了包厢里面。

“究竟是谁?怎么会知道深谷学校的?”

房门刚一关上,玫瑰便猛然从身上掏出一把手枪,漆黑的枪口对准了叶天,那模样大有一言不合就会开枪的架势。

“玫瑰老板,在黑三角这儿可是大名鼎鼎,说我要是不做好万全准备,怎么敢一个人跑过来找?”

泳池美少女精灵纯纯笑容娇小饱满身躯唯美写真

叶天却对枪口视若无睹,几步走过去在沙发上慵懒地坐了下来,似笑非笑道:“我要是一个钟头内还没给我朋友打电话,那的儿子可就……”

虽然叶天并没有把话说完,可玫瑰哪儿会不清楚什么意思,俏脸顿时难看到了极点,抬起的枪口却慢慢放了下来。

没错!这就是玫瑰隐藏最深的秘密,她并不像外界传的那般孤家寡人,她还有个儿子,在深谷贵族学校就读!

在上一世的时候,叶天跟玫瑰的关系还算不错,倒也清楚这个秘密,这次事发突然,他没那么多时间跟玫瑰耽搁,只能选择用这种方式了。

“想要找谁?”

玫瑰深吸几口气,尽量保持着镇定,在叶天面前坐了下来。

“一个华国的女商人。”

眼看玫瑰妥协,叶天嘴角勾起一抹满意的笑容,沉声道:“是在前几天被人从掸国绑架带到黑三角来的。”

这夜夜笙歌会是这么火爆,就是因为这儿乃是黑三角最大的红灯区,而玫瑰更是黑三角、甚至是周边三个国家最大的情报头子,这也是为什么她能够在黑白两道都吃得香的缘故。

俗话说得好:就后吐真言。

即便平时嘴巴再怎么森严的人,可要是在酒精上脑的情况下,再加上身边漂亮美女漫不经心的打听,难免都会面子而透露出一些隐秘的消息来。

毫不夸张地说,通过旗下的小姐妹,只要玫瑰有那个心,不论是高贵达人,还是走夫贩卒,就是他们今天穿什么内裤玫瑰都能够知道。

“等五分钟。”玫瑰饱含深意地望了眼叶天,掏出手机走到一边打电话去了。

事实上,也就三分钟左右的时间,玫瑰便挂断电话走了回来,“我只知道要找的人,在昨天被带进了不夜城里面,现在是在哪儿,这我就不清楚了。”

“不夜城吗?”

叶天一怔,神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。

由于黑三角位置的特殊性,监管力度极其有限,这也就注定会有不少违法犯纪的事情发生。

夜夜笙歌是黑三角最大的红灯区,那不夜城就是黑三角最大的赌场!

上至麻将扑克,下至斗鸡赛狗,但凡是跟赌字挂钩的,基本上都能够在不夜场找到。

可想而知,能够在黑三角这块混乱之地撑起这么大产业的人,又岂会是什么普通货色?

“玫瑰老板,先前的事情我也是迫不得已,希望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虽然得到了想要的答案,叶天却是没着急离去,而是从口袋中摸出一张银行卡压在桌子上丢了过去,“这卡里面有十万块,密码是六个零,算是我向赔罪,也算是我买情报的钱。”

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,人家再怎么说都是这儿最大的情报头子,谁知道以后还要不要打交道,叶天可不希望从此就让玫瑰给记恨上了。

玫瑰见状,脸上难看神色才缓和了不少,倒也没跟叶天客气什么,伸手接过银行卡收了起来的同时,又是摸出一盒女士香烟悠然点燃。

既然都已经是得到了想要知道的消息,叶天也没继续待下去的念头,起身告辞道:“玫瑰老板,那我就不多打扰了,以后要是有机会,我请吃饭。”

叶天才刚站起来,玫瑰却是伸手给拦了下来,犹豫了一下,还是不太放心道:“我不希望我有儿子存在的事情传出去。”

可都还不等叶天回应,玫瑰又是苦笑着摇了摇头,“算了,我额外再多送一条消息给好了。”

稍停顿一下,玫瑰沉声道:“大概在一个星期之前,黑三角来了一群瀛国人,他们经常出入不夜城,如果我的情报没错

,他们应该是大山会的人。”

“大山会?!”

叶天眉头顿时紧蹙起来,他心里很清楚,玫瑰赠送的这个消息,纯粹是希望叶天不要透露她还有个儿子的事情来。

关键问题在于,这大山会可是瀛国最大的指定暴力团,是东南亚地区、乃至世界上最具规模的帮会之一,旗下成员多达数万人之巨!

“知道他们是为什么过来的吗?”

玫瑰微微摇了摇头,“这个我不清楚,他们的嘴很严,我的人问不出什么来。”

“不管怎么样,谢谢了。”

叶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当下没再犹豫,大步流星地离开了包厢。

等他悄无声息地通过窗户摸回小旅馆房间的时候,却是发现付胜男竟然还在床上呼呼大睡,顿时苦笑着摇了摇头的,这小妞的手下是什么情况?几个钟头不见她出去,都不会进来的吗?

折腾了一宿的叶天也没什么龌龊念头,刚准备在沙发上将就一晚上,房门却是让人给砰砰砸响。

“滚,不然老娘叫人杀全家!”

叶天冷不丁地给吓了一跳,可都不等他做出反应,安然入睡的付胜男却是突兀挺了起来,瞧她那睡眼朦胧的模样,只怕是还没反应过来,把这儿当成了自己家吧?

“我是爹地!”

门外传响一道暗含怒意的男音,“里面那小子别想跑,我已经让人包围了这儿,赶紧过来开门!”